揭清朝最残酷奇案:皇太极将姐姐凌迟处死
今沈阳大南门里路东一角,清初是努尔哈赤第三子莽古尔泰王府所在地。莽古尔泰从前在这里与弟弟德格类、姐姐莽古济密议设“鸿门宴”,暗杀皇太极攫取皇位。但是不知为何,这项夺权方案确认不久,莽古尔泰与德格类先后暴亡。“鸿门宴”事情被揭露后,莽古济及其翅膀一千多人被处决。这件事成为沈城乃至清史上一桩最大、最严酷的奇案。  拔刀怒向皇太极  莽古尔泰是努尔哈赤的嫡子,母亲是富察氏,生于明万历十六年(1588)。身任正蓝旗旗主,三大贝勒。论身世、位置原本都在皇太极之上,只因其母与大贝勒代善关系暧昧,努尔哈赤不忍心将其杀戮,仅以私藏资产为名把她休了。而莽古尔泰为取悦于父汗,竟残暴地把母亲杀了。这种禽兽般的行为使得莽古尔泰在后金国的位置、影响大为下降。以至于天命十一年(1626)在推举汗位承继人时竟无人提名于他。  皇太极继位时,莽古尔泰尽管依靠众议,不得不投了他一票,但心里却并不平衡。久之,与皇太极对立日深。终究以“御前露刃”事情使两人对立到达白热化。  那是天聪五年(1631),明朝大将祖大寿复修大凌河城。皇太极对明军进逼后金感到不安,决心要拔掉这颗“钉子”。这年8月,皇太极统帅八旗劲旅进犯大凌河城。八旗军各按方位围城,莽古尔泰与其弟德格类率正蓝旗进犯城的正南面,因为这里是明军炮火最会集的区域,明军给莽古尔泰军卒以很大杀伤,莽古尔泰见状及时命令撤离。此后,莽古尔泰来到皇太极御帐,恳求皇太极将出哨的正蓝旗护军调回,以弥补兵力,以利再战。这原本是合理要求,可皇太极不等莽古尔泰奏请完毕,就命令护卫备马,说是有要事要办。  莽古尔泰原本性格鲁莽,见此景象大为恼怒。大声地说:“皇上对我有何成见请揭露宣谕,不要这样尴尬我,我对皇上一向是处处顺承,但是我这样鞠躬尽瘁皇上仍是不满,皇上是不是要往绝路逼我?”  莽古尔泰边说边把手放到了刀柄上。站在他身边的德格类看到这种景象,急步上前给了莽古尔泰一拳,提示他莫干“傻事”。莽古尔泰挨了一拳,愈加怒形于色,顺手将刀拔出五寸许。德格类心惊胆战,急忙将其手按住,并用力把他推出御帐之外。皇太极见到这种景象,大骂身边的侍卫们说:“他们露刃犯朕,你们为啥不赶忙拔刀挡在朕前?古人说:操刀必割,执斧必伐。他们露刃的意图你们不明白吗,怎样敢坐视不动?”  当天晚上,莽古尔泰在弟弟德格类的劝说下,以自已喝酒过量,导致狂言失态为托言,来到皇太极黄帐前向皇太极告罪,但被皇太极拒之帐外。  姐弟密议“鸿门宴”  大凌河之战成功完毕,八旗大军从前哨撤回盛京。法司开端处理莽古尔泰“御前露刃”事情,审理后向皇太极报批,莽古尔泰被判清除大贝勒名号、夺五牛录人口、罚银一万两。  莽古尔泰对这个判定成果并不在乎,在乎的是完全开罪了皇太极,给自已的远景蒙上了暗影。所以心里非常沮丧,乃至常常独坐而哭。姐姐莽古济、姐夫琐诺木对弟弟的遭受甚感怜惜,特别从开原赶来相劝。  酒过三巡之后,莽古尔泰借着酒兴,把一向深藏在心里的主意坦吐出来。他说:“我现在把皇太极完全开罪了,往后恐怕也没啥好果子吃,爽性,一不做二不休,找机会把他除去,攫取汗位。假如这招失利,咱们就退到开原,开原城大巩固,在那自立为王。”别史笔记上说,莽古尔泰的方案是,在家里摆“鸿门宴”,请客皇太极,用药酒将其“鸩杀”。弟弟德格类、姐姐莽古济以及姐夫琐诺木听到这个方案很感震动,劝莽古尔泰不行鲁莽行事。莽古尔泰却说:“我不杀他,他必杀我,我现已没有退路了。”见莽古尔泰如此坚决,姐弟三人最终赞同了莽古尔泰的方案。  第二天,莽古尔泰将正蓝旗两位心腹主将屯布禄、爱巴礼,还有莽古济的心腹冷僧机一块请入密室。三个心腹听罢莽古尔泰的决议,都毫不迟疑地表明说,唯主子之命是从,上刀山下火海义不容辞。  协商已定,七个人开端歃血盟誓。莽古尔泰立誓说:“我莽古尔泰已结怨于皇上,尔等助我,事济之后,如视尔等不如我身者六合鉴之。”琐诺木和莽古济立誓说:“我等阳事皇上阴助尔,如不践言,六合鉴之。”其他几人也都立下誓词。然后将誓书在佛前燃烧,按方案分头预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